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白领的天体生活】(27)【作者:fiona6699】
【女白领的天体生活】(27)【作者:fiona6699】
字数:9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廿七)天体车厢(三)

  可哥这骚婆娘,竟然当着我和小丹丹的面,直接将丹丹爸推倒并「强奸」,毫无避嫌之意。而丹丹爸一开始还有点「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后来阴茎进入了可哥阴道进出几个回合后,丹丹爸也完全抛下了所有顾忌,全身心投入和可哥的巫山云雨之中,不再去理会身旁的亲生女儿。

  作为成年人,并且是「天体资深达人」,面对眼前的这幕活春宫,我当然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但身旁的小丹丹毕竟只处於豆蔻年华、情窦初开的年龄,却不知会有什么反应。我扭头瞧了瞧小丹丹,只见小丹丹面对眼前自己亲生父亲与另一名女子行鱼水之欢,脸上却没有丝毫不好意思、面红耳赤的感觉,反而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嘴角还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轻笑。我有点讶异,伸手揽了揽小丹丹。

  小丹丹扭过头,见我一副惊讶的样子,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凑近我耳边,轻声笑道:「司空见惯啦!」我又吃了一惊,盯着小丹丹。小丹丹见状,又轻声嘻笑道:「老妈不在家,带女人回来搞这个都从不关门,这回又在装什么!」
  听了小丹丹的话,我不禁哑然失笑,原来丹丹爸竟然如此龌蹉,背着丹丹妈玩女人,还带到家里来,连小丹丹在家都毫不避忌。难怪小丹丹这么淡定,也难怪小丹丹年纪小小,刚才在陌生人面前裸体相对也毫不羞涩,落落大方,原来从小就耳濡目染了。转念一想,看来小丹丹也不排斥父亲的所作所为,反而对母亲的保守颇有微词。小丹丹既然喜欢与父亲裸体共浴、喜欢与父亲裸体相拥睡觉,自然也不会排斥父亲在自己面前与其他女人裸体胡混了。

  在往深处想想,其实也没什么,这其实也是天体生活的一种方式。天体生活讲究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讲究抛下世俗所有的道德枷锁,以自己最放松的方式生活。小丹丹和丹丹爸不正是这个样子吗,那我这个外人居然还在这里徒然感歎,岂不可笑至极!

  我自己一番胡思乱想,不知不觉时间已过了许久,可哥和丹丹爸的酣战已接近尾声,两人喘着粗气,像软皮蛇一样瘫在窄窄的床铺上,但居然还像连体人一般互相紧拥着,不肯分开。丹丹爸真是「精力旺盛」,高潮过后,喷出的精液竟然喷了可哥一身甚至一床都是!

  此刻,整个包厢都弥漫着男性前列腺分泌物的味道。过了一会,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伴随着乘务员的叫唤声:「开门,开门,换票啦。」我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其实我们的目的地就在省内,车程也不过两个多小时,刚才一番连串的折腾,原来旅途已经快结束了。

  那边厢,本来还是懒洋洋的丹丹爸,听到敲门声,居然有点慌张,赶紧爬起来,找到扔在角落的沙滩裤匆忙套上。这时,门外又传来敲门声,乘务员又催促道:「麻烦快开门。」丹丹爸瞧了瞧赤身裸体的可哥,又扭头瞧了瞧同样是一丝不挂的我和小丹丹,看我们完全无动於衷,眼睛传来疑问之色。可可笑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开门呀。」

  丹丹爸听了,脸上闪过一片惊讶之色,颤声问道:「你们……你们就这样……」这时,门外有再次传来拍门声。可可笑道:「你再不开门,外面以为里面在干坏事呢。嘻嘻。」丹丹爸也是反应很快的人,见我们这副模样,心里有点明白了,伸手指了指我们,笑了笑,转身拉开了包厢门。

  随着门口打开,乘务员走了进来,还是刚才的小夥子帅哥。小夥子口里还嘟哝着:「怎么这么久……」猛然看到包厢里的情景,两个活色生香的裸体大美女,一个青春活泼的裸体小美女,外加一个肥头大耳的半裸男,不由又呆住了。
  可哥跳下床,走到小夥子面前,伸手摆了摆,笑道:「帅哥,我们又见面啦。」小夥子回过神来,看着眼前浑身还微微散发着男性前列腺分泌物味道的裸女,又看看一旁肥头大耳的半裸壮男,心里隐隐猜到刚才这里发生的情景,脸上不由闪过一片尴尬之色,定了定神,才说道:「你们下一站就到站了,请换票。」
  我找出塑胶牌递过去,可哥接过牌子,居然将牌子一左一右粘在自己高耸饱满的乳房上,挺起胸膛,双手叉着腰,笑道:「有劳帅哥了。」小夥子微微一愣,却迅速镇定下来,大概心里已经清楚可哥是个开朗贪玩的女孩子,心里有了谱,不再像刚才那样靦腆,居然也笑道:「嗯,那我不客气啦。」说罢,大方的伸出手,从可哥的乳房上摘下牌子,居然还顺手轻轻握了握两只充满弹性的「大木瓜」!随后从夹子抽出火车票,居然依样画葫芦,又一左一右的粘回到可哥毫无遮掩的乳房上!这次,小夥子居然还顺手捏了捏傲然耸立在峰顶的乳头!可哥吃痛,「哎哟」叫了一声,随即咯咯的笑出声来,叫道:「帅哥你好大胆,居然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

  小夥子盯着笑得花枝乱颤的可哥,笑着:「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现在已经快到深夜,马上要熄灯啦。」顿了顿,也许是顾及身份,不敢过久停留,笑道:「祝你们旅途愉快,再见!」说罢,又再次环顾了一下包厢里摇曳生姿,形态各异的几个裸体美女,瞄了一眼一旁正在发呆的丹丹爸,转身离去。可哥还在挥着手,笑着叫道:「帅哥慢走!帅哥再见!」

  看着乘务员离去,丹丹爸才回过神来,说道:「我们也该回去了,丹丹,咱们走吧。」小丹丹却紧紧的搂着我,叫道:「不,我不回去,我要和姐姐们在一起。」丹丹爸笑道:「姐姐马上要下车啦,等大家回到深圳,我们再约时间相聚吧。」可哥意味深长的笑道:「会想念我么?」

  丹丹爸看着眼前这副活色生香的胴体,回想起就在刚才,自己才和这副活色生香的躯体缠绵缱绻,不由得挠了挠头,笑道:「会,当然会。」顿了顿,又补充道:「丹丹也会想念你们的!」可哥瞪了丹丹爸一眼,哈哈一笑,笑道:「嗯。我们也会想念可爱的小丹丹的。」我们又互相嬉笑怒骂了一会,交换了联络方式,丹丹爸拉着小丹丹离去,竟然毫不顾忌此刻小丹丹还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而小丹丹似乎也是毫不在意,就这样光溜溜的,随父亲出门而去。

  包厢又剩下我们两个了,我们才想起,老头去洗衣服,竟然一直没回来!就那么几条裙子,这么长的时间,怎么也该洗完了,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可可笑道:「莫非老色鬼躲在厕所对着你的裙子自慰,兴奋过度突然中风?」

  我啐了她一口,笑道:「就算是,也是对着你的短裤!」我们互相玩笑了一会,还不见老头人影。其实我们也不着急,因为我们早就打算舍弃这身衣服了,就算老头回来,我们也不会再穿回去了。

  这时,外面走廊的灯全黑了,原来已经到了熄灯的时间。看看窗外,已经到了有很多楼房和灯光的地方,看来我们的目的地快到了,可可笑道:「这里也没什么好待的了,不如我们到出口那里等下车吧。」我笑道:「是不是嫌这里没人看得见你,急着出去展示一下?」

  可哥是铁姐,自然不会生气,顺着我的话,笑道:「正如你所说,走吧!」说着,抓起床上的被子,胡乱擦了一下身子,把身上残留的精液痕迹擦掉,嘴里还笑道:「真想不到,丹丹爸如此厉害,下次有机会,还要和他大战三百回合……」。我笑道:「你特意交换电话,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我们一边说笑,一边背起背囊,赤身裸体的出门往出口走去。

  来到火车车厢之间交接的出口处,意外的,已经有一对年轻男女站在那里。两人手把手站在一起,看起来是感情很好的小夫妻或者情侣。两人的打扮都非常的城市化,男生高高瘦瘦的颇为斯文,穿着乾净整齐的衬衣和西裤,女生穿着浅绿色的修身连衣裙,身材比较丰满,但绝不是肥胖型,皮肤虽不是很白,却很健康,头上烫着时尚的大波浪卷发。

  女生胸前两只乳房高耸饱满,加上后面坚挺浑圆的臀部,在修身连衣裙的紧包下,身材竟是有前有后,玲珑有致,非常的惹人注目。看到我俩赤身裸体,落落大方的走来,两人脸上都佈满了惊讶之色。

  可哥大方的打招呼道:「你们好!」两人脸上虽佈满惊讶,却并无尴尬之意,非常淡定。女生上下打量了我俩一下,也大方的回应道:「你们好!」男生则继续用目光扫射着我和可哥赤裸的躯体,从上到下,竟是目不暇接的感觉,最后停留在可哥两片阴唇微微张开的阴部,盯着两片粉嫩的阴唇和隐隐约约粉红色的内阴肉,眼中射出火辣的目光,下麵的裤裆慢慢支起了小帐篷。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可哥也装作不知道,挺起高耸的乳房,笑道:「你们也是准备下一站下车吗?」女生答道:「是的。你们也是吧?」可可笑道:「是呀。我们是去旅游的,你们呢?」

  女生答道:「我俩是当地人,我们是回家。」顿了顿,盯着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我俩,终於忍不住问道:「你们这是……?」可哥低头看了看赤身露体的自己,笑了笑,笑道:「天气热,这样凉快些。」女生有点惊讶,轻声问道:「但这是在火车上呢,虽然熄灯了,但还是很多人的……」我不禁哑然失笑,敢情这女生以为我们是熄灯后,以为没人看见才脱光衣服的。

  可哥也不去分辨,笑道:「哪里管得了这么多,自己觉得舒服就好。」顿了顿,岔开话题问道:「你们这么晚赶着回去,是有什么事情吗?」可哥长得漂亮,性格开朗,非常的平易近人,和陌生人通常只要几句话,就可以变得很熟络。
  两人看我们这么大方,虽然身上光溜溜的寸缕不挂,高耸的乳房和迷人的阴部都毫无遮掩,却没有丝毫羞怯和局促,眼睛传来佩服和欣赏的眼光,同时,感觉彼此距离也一下子拉近了许多,眼光中也同时传来亲近之意。女生没有丝毫迟疑,说道:「嗯,是有事赶着回来。明天村里的乡亲们要去县政府集会抗议,乡亲们觉得我们读过书,又在大城市工作,见多识广,特意要求我们回去代表他们去谈判。」

  可哥问道:「哦?是因为什么事情呢?」女生说道:「说来话长……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最常见的土地问题,镇政府的狗官勾结奸商,通过虚假宣传诱骗乡亲们,贱卖乡亲们的土地,然后中饱私囊。大家发现上当后,当然不肯了,所以就商讨着一起到县政府抗议,要求县政府出面解决。」

  可哥一听,眼中放出光来,叫道:「岂有此理,竟然有这等事,明天我们也要参加,助你们一臂之力!」女生听了,非常高兴,抓住可哥的手,说道:「那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人多力量大,你这么会说话,肯定对我们很有帮助!」可哥拍着赤裸的胸脯,笑道:「放心,明天我们和你们一起去和县政府的官员谈判!」
  我听了,心里暗暗着急:可哥这妮子,古道热肠,乐於助人,这本来是好的,但我们此行是什么目的?是天体旅行呀,明天和他们一起去抗议谈判?怎么抗议?怎么谈判?裸体抗议、裸体谈判吗?可哥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想法,悄悄的伸过手轻轻握了我一下,以示一切听她的。我明白她的意思,也轻轻的握了一下,以示回应。虽然不知她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既然可哥已经有所表示,作为铁姐的我当然是全力配合了。

  想到这,我也就暂时放下心中的疑问吧,笑着介面问道:「你们俩是恋人,还是夫妻?」这时,男生也介面答道:「我们已经结婚了。」女生笑笑,接着道:「我们是同一条村的,同时读书,一起长大,又一起到深圳打拼,我们是去年结婚的。」可哥啧啧笑道:「好一对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鸳鸯呀。」

  两人笑笑,手拉着手,互相深情的看着对方,对可哥的讚赏竟是非常的受用。我们看着这对恩爱的小夫妻,也不忍心去打扰。片刻后,两人的眼睛才恋恋不舍的移开对方。可可笑道:「待会到站已经很晚了,你们老家离县城远吗?」女生说道:「我们老家就在近郊,但属於镇上管辖。今晚太晚了,我们就不回家了,随便找个旅馆凑合住一晚,明天一早再赶去和乡亲们会合。」

  可哥听了,笑问道:「有没有订好房间?」女生道:「没有呢,出来比较匆忙,随便找一间就可以。」可可笑道:「那不如就和我们住同一间旅馆吧,正好明早一起过去。」女生笑道:「我也正有这个意思。」当下,我们交换了名字和电话号码,原来,男生叫阿志,女生叫萍萍,和我俩一样,都是公司的小白领,目前在城中村租房住。

  小俩口性格也是非常开朗,而且不矫揉造作,和我俩颇为投缘。我们又闲聊了一会,彼此已经非常熟络,就像老朋友一样了。这时,列车慢慢降低速度,已经开始进站了。一个乘务员走过来,我们定睛一看,不禁好笑。原来,又是和我们换票的小夥子帅哥。小夥子走过来,看到又是我们,而且居然还是和刚才一样,浑身上下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状态,不禁微微一愣。

  可哥挥挥手。笑道:「帅哥,又见面啦,看来我们很有缘呀。」小夥子虽然刚才和可哥玩得很嗨,但此刻看到我俩马上就要下车了,身上居然还是光溜溜的,而且看样子,我俩根本是打算就这样赤身裸体,光着屁股的下车,始终不是很敢相信!小夥子脸上一片迟疑之色,问道:「你们……你们打算就这样子下车吗?」可哥眨眨眼,笑道:「我们身上唯一的衣服被同包厢的老头骗走了,想穿却没得穿呐。」

  小夥子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大美女胆子奇大、花样百出,说什么衣服被骗走,八成都是信口开河的,一不留神,就会栽进她设下的陷阱。想到这,小夥子微微笑了笑,说道:「嗯,只怕是你与老人家打赌赌输了吧。」可可笑道:「好你个衣冠禽兽,居然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吗!」

  小夥子笑道:「既然打赌,就要愿赌服输,哪怕是连内裤都输掉,也不能耍赖皮哟。」可哥一呆,有点恼怒,啐道:「姑奶奶就算连内裤都输掉,也不会问你这个衣冠禽兽求助!」这时,列车已经停稳。小夥子嘻嘻一笑,打开车门,盯着可哥毫无遮掩、玲珑有致的胴体,笑道:「那美女就请便吧,现在已经是深夜,一切小心啊。」可哥「哼」了一声,首先跳下车去,我随后也跳下去,然后萍萍小俩口也跟着下了车。

  这个站是小站,而且离始发站近,所以下车的人不多,软卧车厢就只有我们四个,远处的硬卧车厢和硬座车厢也只有稀稀拉拉的十来个乘客下车,众人往出口方向走去。我们一行四人,有说有笑的随着人流方向走去。

  小县城地处粤北山区,完全没有深圳海边的闷热,一阵阵凉爽的习习夜风,吹拂着身上赤裸的肌肤,真是说不出的惬意。看看身旁光溜溜、赤身裸体的可哥,又看看同样一丝不挂的自己,想着自己真的按计划以天体的状态成功的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而且未来两天将继续保持以天体的状态在这里度过,心里不由得一阵的激动。

  这又是我天体生涯的一次大胆的尝试,这个地方对於我们非常的陌生,这里的风俗我们也一无所知,未来两天,我们在这里将遇到很多陌生人,而面对这些陌生人时,我们身上却什么遮掩物都没有,不管是乳房、腰肢,还是阴部和屁股,都毫无遮掩,一目了然!细想想确实非常疯狂,而且具有相当的危险性,但由於有可哥做伴,却一点都不感到害怕,只是感到特别的兴奋和期待。

  行进中,渐渐有前行中的旅客发现了我俩的特殊,两个年轻漂亮,身材高挑的大美女,身上除了背上的小背囊,竟是寸褛未挂!高耸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以及迷人的阴部,全都毫无遮掩,大方的向外展示着!众人不断的向我俩瞧过来,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有的人脸上一片惊诧,有的人则脸上一片淫笑,还有的人一脸的鄙夷。

  我俩对这些目光早就「久经考验」,自顾自说笑前行,完全不去理会。一旁的小俩口却有点抵不住,萍萍踌躇了一下,轻声问道:「可哥、圆圆,你们真的就这样子出站吗?」可可笑道:「我们的背囊里除了手机、钱包和一些纸巾之类的日用品,就没其他的了。」萍萍张口,还想说些什么。

  可可笑着打断她说:「让人看几眼说几句有什么关系,身上又不会脱层皮掉块肉。其实这样很舒服的,无拘无束,要不你也试试?」这时,我敏锐的捕捉到,萍萍的眼中闪过一片期待与冲动的目光,但很快又淡化而去。萍萍笑了笑,摇摇头,笑道:「还是算了。」可可笑了笑,也不去勉强,岔开话题,萍萍也不再纠结,与我们继续说笑前行。

  我们随着人流走出了出站口,外面有几辆摩的在等客,几个拉客仔懒洋洋的靠在摩托车上,有气无力向出站的乘客招手揽客。猛然间,拉客仔的吆喝声停了下来,几个拉客仔不约而同,齐刷刷的盯着出口通道。不用说,当然是突然看到出来两个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大美女,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啦!片刻静默后,随即爆发出此起彼伏、大声的口哨声和吆喝声。

  几个刚才还有气无力的拉客仔,此刻像打满了鸡血一样,争先恐后的跑过来,盯着我俩玲珑有致的胴体,贪婪的用目光扫射着我们身上的每一个部位,从乳房到阴部,又从阴部回到乳房,唯恐看漏一点点细节,口里大声招呼道:「美女,去哪里,做我的车吧!」另一个拉客仔不甘示弱,招呼道:「美女,做我的,只收你一半钱!」另一个更加卖力,居然吆喝道:「美女,我的免费,坐我的!」
  几个拉客仔居然为了争客,居然吵了起来。想不到我们踏进这片土地的一开始,就遇到这种场面,心里不禁哑然失笑,看来这里经济虽然落后,老百姓还是蛮热情的嘛。可哥挺起傲人的胸膛,笑了笑,挥挥手,制住他们的争吵,笑道:「大家别吵了,不如你们剪刀石头布吧,赢的前两个,分别搭乘我和这个大美女,车费嘛,虽然大家盛意拳拳,但大家都是以此谋生的,我们也不好坐霸王车啦,就意思意思收回点油钱吧。」

  我听着可哥这样一本正经、煞有其事的说话,心里一阵阵的好笑。几个拉客仔却齐声高呼「好!」居然真的兴奋异常的当即猜起拳来。

  一番龙争虎斗后,两个赢了拳的拉客仔兴奋的满脸通红,其他输了的都垂头丧气的。

  可可笑着指了指萍萍和阿志,向众人招呼道:「他们是和我们一起的,你们哪两位带一带他们吧。」一想到虽然不能和我们两个裸体大美女同坐一辆车,但既然一路相随,就还能一路观赏我俩的美体,众人的热情又回来了,争先恐后的拉扯着萍萍和阿志。

  萍萍和阿志相视苦笑了一下,挑了两辆看起来更崭新更乾净的车子,分别跨了上去。我和可哥相视一笑,分别跨上两个猜拳赢家的摩托车。摩托车的坐垫很宽大,双腿要掰得很开才能坐上去,光洁乾净的屁股与汗迹斑斑的坐垫直接接触,由於双腿掰得很开,感觉连阴部的阴唇也接触到了不知道多少人坐过的汗迹斑斑的坐垫,感觉有点异样。拉客仔在前面兴奋的叫道:「美女,前面的路有点崎岖,要抱紧我哟。」

  我嘴里应道:「知道了。」双手扶住拉客仔的腰,却和他的后背保持着距离,不让赤裸的乳房与他的后背接触到,心里暗暗笑道:你想得倒美,本姑娘却偏偏要让你心痒痒。那边厢,可哥却大方地紧紧抱住拉客仔,胸前的两只大乳房紧紧的顶着拉客仔的后背,拉客仔被可哥的酥胸顶着,一副眉开眼笑、心满意足的表情。

  随着一声长长的口哨声,四辆摩托车风驰电掣的向城区驶去。事实证明,我的做法是多余的,火车站与城区连接的道路非常的崎岖,摩托车颠了几下以后,我的身躯已经和拉客仔紧紧的贴在一起,而我的手也不由自主的紧紧的环绕着拉客仔的腰身,如非这样,只怕一个不小心,整个人随时会被抛下车去!

  我的前胸紧紧的顶着拉客仔的后背,感觉拉客仔非常的激动,整个身躯变得非常火热,并且微微的颤动!而我的阴部由於和坐垫不断的摩擦着,心里居然泛起一阵又一阵的涟漪,慢慢的,我感觉阴部居然流出了分泌液!我心里不禁暗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没用!被可哥知道了,非取笑半个月不可!

  好不容易,终於进入城区,到了旅馆门口。县城的经济真的是落后,这个时间,在深圳,正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时刻,而这里,街上居然已经空荡荡的,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行人。我跳下摩托车,看了一眼坐垫,居然湿了一大块!
  我心里盘算着:如果可哥发现了,就说是流汗吧。可哥也跳了下来,我走过去瞄了一眼,心里不禁失笑,原来可哥坐垫的位置,也是湿了一大块,而且比我的面积还更大,液体量也更多。可哥也瞄了一眼我的坐垫,我们相视一笑,彼此都心知肚明。

  萍萍和阿志也到了,两人分别跳下车来。阿志抢着付了车费,我俩也不去争抢。四个拉客仔趁着最后的时间,贪婪的扫射着我和可哥的裸体。我们心里好笑,却不再和他们纠缠,扭着光溜溜的屁股,自顾自推门走进旅馆,萍萍和阿志也在后面跟上。

  前台的服务员是个戴眼镜的小夥子,听到有人推门进来,抬起头来。看到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我俩,当然是意料中的满脸惊诧了。我们早已司空见惯,毫不在意,典着两只摇曳生姿的大乳房,扭着光溜溜的屁股,大方坦然的走上前去。
  可哥卸下背囊,翻出身份证,递过去,笑道:「我们有预定的,另外,再要一个大床房。谢谢。」小夥子脸上的惊诧之色很快就褪去了,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似的,隔着高高的柜台,接过身份证,眼睛却盯着可哥胸前两只毫无遮掩高耸饱满的大乳房,心不在焉的问道:「你们也是采风团的吗?」可哥莫名其妙,问道:「什么采风团?」

  小夥子一边扫描可哥的身份证,一边用余光扫射着柜台后面可哥和我赤裸的乳房,随口答道:「哦,今天来了一个采风团,陆陆续续入住了很多人,以为你们也是一起的。」顿了顿,看了看电脑萤幕,又问道:「另外要的大床房有预定吗?」可哥答道:「没有预订,临时要的。」

  小夥子眼光又重新回到我俩的身体上,说道:「你们预定的标准间没有问题,但由於今天的采风团来了好多人,一下子全住满了,一间空房都没有了。」一旁的萍萍问道:「这么火爆吗?没有大床房,标准间也可以的。」

  小夥子满脸无奈的说道:「平时都会有空房的,只是今天突然来了个大团,全住满了,实在一间房都没有了。」萍萍和阿志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透出焦急的目光。萍萍焦急的自言自语道:「怎么办呢?」可哥侧着头想了想,笑道:「不如今晚我们住一起吧。」萍萍眼睛一亮,随即摇头道:「我倒是没问题,但他是男的,只怕不方便。」

  可哥哈哈一笑,笑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出门在外,一切都权宜啦。」萍萍还在踌躇,我接着笑道:「就这样吧,不用犹豫啦,就一个晚上,凑合一下,很快就过去啦。」可哥不由分说,扭头向小夥子说道:「你看,不是我们特意要佔便宜,是你们没房了。」

  小夥子盯着可哥自由跳跃的乳房,笑道:「没关系,只要登记一下身份证即可。」可哥向萍萍伸出手掌,笑道:「拿来吧。」萍萍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见状不再坚持,掏出身份证递过来。阿志见老婆同意了,眼中透出兴奋之光,赶紧也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递过来。可哥七窍玲珑,瞧了阿志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接了过来,转身办好入住手续。

  一间房都没有了。「萍萍和阿志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透出焦急的目光。萍萍焦急的自言自语道:」怎么办呢?「可哥侧着头想了想,笑道:」不如今晚我们住一起吧。「萍萍眼睛一亮,随即摇头道:」我倒是没问题,但他是男的,只怕不方便。「

  可哥哈哈一笑,笑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出门在外,一切都权宜啦。」萍萍还在踌躇,我接着笑道:「就这样吧,不用犹豫啦,就一个晚上,凑合一下,很快就过去啦。」可哥不由分说,扭头向小夥子说道:「你看,不是我们特意要佔便宜,是你们没房了。」小夥子盯着可哥自由跳跃的乳房,笑道:「没关系,只要登记一下身份证即可。」

  可哥向萍萍伸出手掌,笑道:「拿来吧。」萍萍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见状不再坚持,掏出身份证递过来。阿志见老婆同意了,眼中透出兴奋之光,赶紧也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递过来。可哥七窍玲珑,瞧了阿志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接了过来,转身办好入住手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