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桐人的DSO】(02)【作者:122h】
【桐人的DSO】(02)【作者:122h】
字数:7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2章:男性的最后一次战斗

  「城主是说,在城池以北的树林那座废弃祭坛有异样?」桐人向着他所寄住的城堡的城主,塞雅的父亲问道:「没错,最近有猎户发现那座祭坛晚上持续发出萤光,考虑到桐人你就1个月前击败的那个魔人就是从那一带出现的,我想拜託桐人去那里进行秘密调查」

  「好的,没问题。」桐人马上答应道。事实上桐人对这消息是相当感兴趣的,如果那个祭坛真的是魔人到来的地方,那就是一个网路终端,祇要成功进行逆向探测就有可能让自己回到原来世界,所以桐人欣然答应。

  「桐子你这么快就要走了。不准备长些时间?」「毕竟不能让别的魔人知道我离开了城堡,还是速去速回较好。」桐人笑着回答塞雅,一边看了天芭一眼。自从上次在厕所的不愉快对话后,桐人和天芭再没有任何沟通,看到天芭那写着「你给我快滚!」的眼神,桐人也想不到来什么办法和这个死钻牛角尖的女人搅好关系。「是吗?那就拜託桐子你了早些回来吧。」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塞雅完全没有察觉她两位最亲密伙伴的不和,仍然有讲有笑。「好的,我出发了!」桐看着塞雅天真的笑脸,感叹着无知真幸福便离开了。而天芭看着桐人渐行渐远的身影,也发自内心地露出微笑。

  「就是这个了吧…」眼前这个祭坛如期说是废墟倒不如说是堆填区更贴切,祭坛的原有结构差不多全部倒蹋,祗余下遍地瓦砾和中央一个不显眼的矮石台。而然桐人不但没有失望,反而兴高采烈地冲向石台。祗见石台上佈满数字和字母,而那排列方法和现实世界里电脑的键盘是一样的。「果然是一个终端!」桐人无比兴奋,按动着键盘,查探着逃出这个世界的方法。而然随着时间过去,桐人的眉头也渐渐皱起来。

  这部石台电脑并无联上外界网路,根本无法和外界联系,而且内里所显示的资讯令人很…不安。介面有很多不同语言选择:英,中,日,韩,德,法还有很多根本无法辨别的语言,而所显示的资料则令这份不安升至顶点,除了DSO的游戏资讯,内里出现最多的是监狱、囚犯、终生监禁等字眼,而且有部份囚犯名字真的在新闻中看过,配合桐人和魔人打交道时所得到的资讯,桐人得出他最不想要的结论:这游戏的玩家除自己外都是罪犯。

  这结论和暂时无法离开DSO的事实,不安的石头重重压在桐人的心头上。「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找不到联系外界的方法了。」听到声音的桐人把头一转,眼前是一个亚裔男子、身穿军装、全身肌肉纠虬得仿佛要把衣服撑爆、但面容端正、面带微笑、看来像个军官,正一脸惋惜地看着桐人。

  「你是魔人?」桐人试探地问道。「对!」「…也是罪犯?」「对!」军装男子爽快地答道。「那批人会那么无聊为罪犯设计游戏?」自从他遇见的第一个魔人说DSO的玩家都是罪犯的时候他就有这个疑问,现在确信这一点后便迫不及待想知道背后的真相。

  「那批人?当然是各国政府啦!」「政府?」桐人惊讶道。军人带着一丝讽刺的笑容「要把囚犯放进游戏,那怕是世界最大的游戏公司也很难做到的,祗有政府有这能力。」「那为什么要…」「创建这游戏的理由?当然是为了那该死的人权啦!在这个提倡人权的时代,几乎所有国家都废除死刑了,就连日本也不例外(SAO背景是位於不远的未来,现时日本仍是有死刑的)。

  而终生监禁或超长刑期囚犯本来就是各国政府心头的一根刺,供应食宿问题倒是不大但维持秩序和看管却是超级麻烦,根本不知道何时会有暴动和逃狱发生;特别是那些背景深厚的囚犯,例如:黑道、军事犯、政治犯、恐怖分子…这批人很容易在监狱自成各种势力搅风搅雨,什至秘密和外界的同伙合作进行破坏,轻则是逃狱,重则是煽动民众,如果是那些有战乱的国家什至会对监狱使用军事行动。

  在旧时代,这批人可以锁在单人间,除了送食物外完全不和任何人有任何接触也不能获得任何资讯,而最简单的方法是将这批人冻眠。但那班该死的人权分子又说这种让囚犯置於孤独之中的方法是变相虐囚。但SAO事件却让各国政府意识到其实有很简单的方法解决问题,祗要把这群麻烦扔进游戏里然后把他们的身体冷冻起来就可以了,既有人之间的互动,而且你总不能说玩游戏是虐囚吧!「

  军装男子看着一脸呆滞的桐人,笑着地说出DSO的来历,仿佛在说着一只普通市面上发售的游戏一样。桐人现在的脑袋祗能用十级地震来形容,原本用於娱乐的游戏居然有如斯心谋远虑的用途,虽然一开始听觉得很匪夷所思,但考虑到ALO的须乡伸之也试过囚禁玩家用获得实验数据用作货品销售,而且关於囚犯待遇也是现时争论不休的议题。

  脑海一闪,从震撼中恢复过来的桐人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抬起头看着军装男子,询问道:「从刚才的对话先看…你知道我是一直帮助NPC和玩家作对的玩家吧?而且在我调查那部石台电脑时已经在这里了,为什么不攻击我?你到底是谁?」军装男子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带着歉意的口气回应到:「抱歉,抱歉!居然连基本礼貌也忘了。我叫和猛,是个前军人。如你所说的一样,从你出城时我便因跟踪你至这个石台,之所以直到刚刚才现身是我挺期待你可以找到和外界联络的方法,可惜失败了。幸会啊,桐谷和人!」

  又一个重磅炸弹炸中了桐人「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要跟踪我?」「SAO的英雄和GGO的冠军何等出名,即便是监狱也是可以经官方和狱卒等打好关系等手段知道新闻,更何况是这种头等大事。祗於跟踪你是因为任务要求要和你一战罢了。」恍然大悟的桐人把断钢圣剑拔出,笑着摆出战斗姿势「任务?应该说悬赏吧?嘛!毕竟干掉了那么多魔人,我早有心理准备会有这种事了…但你看来很有自信能胜过我!」

  和猛挥挥手笑道:「太抬举我了,坦白说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祗是比起胜卷在握的比赛,我还是更喜欢挑战。」说完和猛也摆出格斗的姿势。「预先跟你说,我这身军装看起来不起眼但不是白版,而是高级套装啊。」「那就来吧!」桐人的直觉感到这会是进自己入DSO后所面对的首场恶战但仍充满自信地道。
  「果然这家伙并非省油的灯。」才刚战了数回合,桐人便苦恼起来。虽然这家伙手上没拿任何武器,但他那包覆着拳头的微光绝对是最高级别的装备,已经硬撼了断钢圣剑多次也完全没有损伤。祗见和猛一手防禦,然后借机拉近和桐人之间瞬另一只手发动攻击,拳头一直公认是超高速兵器,把祗有单剑的桐人弄得左支右绌。

  眼见自己最强武器变得和一根铁棒没有分别,桐人马上拔出另一把剑使出看家本领双刀流和对方拼速度,果然在双剑的速度下桐人勉强挡下对方的超快速拳击并开始发挥剑的距离反击。所谓一吋长一吋强,速度持平的时候,和猛的双拳开始压制起来。「好!就这样一股作气解决他」桐人趁此机会打出必杀技「星爆气流斩」,超高速的十六连击令和猛的拳头被压制得祗能紧贴身体防禦,已桐人的剑锋也渐渐迫近和猛的喉咙要害。

  「得手了!」两人同时大喝道,祗见桐人两把剑的剑尖紧贴着和猛的颈部皮肤但却无法再前进多一吋。因为两把剑的剑刃正被和猛闪着光的双手牢牢地抓住,桐人在双剑刚被抓住时已马上奋力一抽但却纹思不动而和猛也不可能给予他下一次机会了,趁着他抽剑身子退后的一刹那,左腿狠狠地踹在桐人的腹部,在剧痛和惯性之下,桐人双手离开了双剑,身子仿如离弦之箭一样向后飞去,然后狠狠地摔在瓦砾上。

  「呜…」背部传来痛楚不但让桐人发出呜咽,更令桐人四肢麻木至无法动弹。「果然如此,SAO里最灵活的武器是匕首、ALO是魔法、GGO是枪械,你啊…从来没有和以空手为武器的高端玩家战斗过吧?」和猛一边微笑地解释桐人的败因,一边向桐人迫近。看着迫近的和猛,桐人挣扎着从地面爬起来,但他知道自己这张黑屋卷是拿定了。

  正如和猛所言,自己经历的所有游戏都未试过和空手玩家对战,就算有敌人被打落武器而被迫徒手作战,他们也绝对没有和猛的装备和技术。

  而现在自己惯用的双剑被扔得老远,自身又因痛楚而变得麻木,绝不是和猛的对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看来我今天必须死一次了。」桐人苦笑道「放心,我保正那过程会让你回味无穷的…」和猛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死亡很难令人回味吧?」对和猛的回覆带着疑问,桐人闭着眼睛等待着自己第一次的黑屋之旅。

  嘶啦!陪随着撕裂声,桐人感到胸口处一凉!桐人睁开眼,祗见自己上身的衣服已经给撕开了,那双H- cup的巨型小兔欢快地跳跃了出来,桐人顿时吓呆了:「你…你干什么?」「干什么当然是拿取报酬啦?」和猛再次露出那发自内心的笑容,仿佛一个因考试满分而被奖励心爱玩具的孩童一样。

  看着和猛那令人不寒而憟的笑容,感到那肆意扫视着自己祼露出来的美乳的目光,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心头,桐人慌忙用手掩住胸前的春光。「桐谷和人,我祗说要和你一战,可没说要杀了你啊,再说我杀了你又不爆装备又没有经验,我又不是那些杀人为乐的愉快犯…对我来说还是你这副身体更吸引。」桐人感到一股直灌全身,仿佛全身突然沉落海水一样:「你疯了吗?我可是男人啊!」「这才是这美妙的地方,本人在战区强奸的女人没有一千都有数百人,但从来没有奸过一个身体是女性,内里是男性的女人,我很好奇你高潮来时会发出什么声音啊!哈哈」

  看着双眼冒光,极度兴奋的和猛,桐人祗有一个评语:变态!一直看和猛态度温和有礼都忘了对方承认自己是罪犯这件事。现在看来对方不单是罪犯而且是最异类的一种。但现在桐人已经没有时间叹息自己的不小心了,如果不想被这个男人侵犯就必须逃走。桐人从物品栏怱忙拿出传送水晶然后点选使用,水晶马上碎开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为什么…」桐人不解地呢喃着。「你看看四周吧。」桐人抬起头,祗见整个祭坛已经被笼罩在一个半透明的半圆罩子里。

  「这个囚牢结界很漂亮吧,你知不知道发动这个结界有多困难吗?首先玩家必须和目标同级或以下,然后下指令到实际发动要整整15分钟,期间目标不能离开发动者半径10米。当然发动条件那么严峻,它的效能也很强,除了发动者批准外,任何人完全无法离开和进入这个结界,而在这个结界的人也没法使用技能和道具。」桐人脑海一闪,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咬牙切齿地道:「原来你刚才详细解释是故意的,为的就是争取时间发动结界!」

  「一半一半啦但现在情况比我想像还好。」和猛继续那满不在乎的语气但身子却如猎豹一样直冲向桐人。桐人牙关紧咬,左手捂着胸部,左肩向前,身子直冲向和猛,桐人知道如果战斗一拖长,体术处於劣势的自己必输无疑。唯一胜机是趁着对方以为自己体术稳操胜卷的时候,用身子作盾再用唯一的空手技能手刀贯穿对方。10米、5米、1米,就在桐人就要撞上和猛的时候,和猛身子一侧,左手禽拿着桐人使出的空手手刀,右手揽住桐人的腰部,用力向自己一拉,使得桐人的左手紧紧地夹在自己和和猛的胸部之间,两人的姿势就像在舞会跳社交舞一样。

  「你啊!好像忘了你现在是女人,女人的力量是及不上男人的。」看着桐人的表情因为无法挣脱自己的束缚己变得极度焦躁和不安,和猛心底的欲望更加急速地燃烧起来。「还有在我看来你已经有女性的自觉了,不然你刚才不会情愿降低战斗力都要遮住胸部了」和猛进一步揭开桐人一直不想面对的事以刺激她。「不!我不是…」桐人很想摀住自己的耳朵但苦於双手被制,唯有继续徒劳的挣扎。

  「那我让你看看証据吧!」和猛将原本用左手抓着的桐人手腕交给仍紧紧揽着桐人的右手,空出来的左手从桐人的背后伸入桐人的裤子和内裤里开始抓揉着桐人的丰满翘臂,感受着臂肉从指缝间溢出的感觉。「放开我!」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开始被人侵犯,桐人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地的挣扎。「噢,别动那么大力啊。」和猛的手放开肥臂,向下探去,滑过菊花,按在阴唇上,开始缓缓地抚摸着。伴随着和猛的手指,桐人感到下体变得温热起来的,身体也开始微微地颤抖着。
  感受到桐人从挣扎变至开始发情,和猛再进一步开始伸长手指按在桐人的阴蒂上并抖动着。「桐人君,知道吗?你的阴蒂已经肿起来等待我的爱抚了。」「呜…」桐人很想高声怒骂他,但下体的温热和快感却使呻吟声不断在喉头塭壤着,她绝不想在这个色魔前发出呻吟声,唯有紧咬着牙,怒目瞪视他。殊不知这种表情更加勾引起和猛的欲火,须知道和猛在战场上奸污的大多是妇孺,她们一开始被侵犯时大多是嚎啕大哭,呼天抢地的。像桐人现在这种死不认输的祗有那些有超强信仰或道德观的贞洁烈女才表现出来,而这种人不但罕有而且最能勾起男人的征服欲。「果然这种性转系十分适合我这种强奸犯。」

  兴奋的和猛进一步用两只手指夹着桐人已经肿胀的阴蒂,快速抖动按压着,他故意不把手指插进桐人的小穴,因为这会使之后的一击更具破坏性。上次在浴室的时候塞雅祗是无意的清洗已经令桐人小高潮了,更何况这次和猛是直接攻击着这个最敏感部位。

  在比上次浴室更短的时间,温热的快感便迅速令桐人攀上第一次高潮了,桐人身子的猛地一抖同时一股悲伤和绝望感开始滋生,因为她意识到刚刚发生的事,自己在一个男人的玩弄下高潮了,上次好歹可以说是少女玩耍之间的意外,但这次…

  「不要摆出这种惊呆了的表情」和猛趁着桐人惊呆的一瞬间把桐人放在地上,然后双手抓着桐人的裤带一扯,桐人的裤子连内裤顿时被撕成碎块。「因为更棒的事情还在后头啊!」桐人感到下体突然一凉然后一热,低头一看,一根堪比婴儿手臂的肉棒正在自己的小穴后摩擦着,和任何强敌对战也勇猛无惧的桐人第一次因恐惧连身子也颤抖起来。如果这东西进入至自己体内,那自己就被彻底地沾污了,而且这个比现实世界的自己身体还要大得多的巨物真的能进入自己的体内吗,她的下体不会坏掉吗?

  「不…快停手…」而然桐人的这句求饶对和猛这强奸犯来说绝对是比任何伟哥更强的壮阳药物,他微笑了一下,用双手把桐人试图反抗的双手压着,把腰一挺,阳具便打开了小穴口、突破了那层薄薄的膜、然后传来被紧紧地包裹着的感觉。剧痛,瞬间从下体贯彻全身,就算在战场上得到过无数伤口的桐人也受不了这种另类的痛楚,大叫起来:「好!好痛!快停下来,很痛啊!」对桐人的哀号,和猛的回答则是把还暴露了一小部分在外的肉棒狠狠一推直插进桐人的深处。
  「呜…」桐人的衰号哧然而止,感受着自己体内某个开口位被撞击着,「这就是子宫口…花心被撞击的感觉…我明明是男人却有着子宫…呀!」看着桐人因身心沖击而流着口水和眼泪的样子但却死撑地紧闭着口不想发出呻吟声,和猛知道是征伐的时候,便大力地开始抽插起来。事实上女体化后桐人的身体绝对是一代名器,阴道紧紧地包裹着肉棒,每次抽插的时候肉壁的皱摺就像触手一样不断按摩着肉棒冠部最敏感的地带,每次撞击花心时,子宫口就像小嘴般吸啜着肉棒顶端的马眼,那怕是以日奸数女作为日常兴趣的和猛都差点忍不住早泄出来。
  但如果桐人名器对和猛的刺激是洪水的话,和猛的肉棒对桐人的则完全是天崩地裂。在破处的痛楚未散去的情况下,自己的小穴被巨棒扩张至极限,每次抽插时巨棒都括着肉壁的皱褶,每一瓣的皱褶都带来丝丝快感,一套抽插累积下来的快感便足以令桐人的身子整个抖动起来,在啪啪的抽插声中,巨棒一次次、狠狠地顶着花心,桐人都仿佛看见自己腹部被顶得微微地凸起来,而下体为了不被这种沖击弄坏正肆意地流出液体,啪啪声开始夹杂着水花的声音。剧烈的快感、破处的痛楚、被奸污的绝望无一不在侵蚀着桐人的心灵、改造着她的身体。
  在和猛狂暴的动作下,痛楚渐渐消退,不,应该说连痛楚都开始转变成一种异样的快感,而知道桐人已经渐渐失去反抗,和猛开始发动总攻,双手从桐人的手碗上放开并开始将桐人胸前的大玉兔揉揑成各种形状,不时还用手指夹着玉兔顶端上那点嫣红拉扯着,而下体抽插也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速度。强烈的攻势顿时令桐人丢盔弃甲,原本紧咬的牙关渐渐放松,最终打开,一直在喉头蕴酿而久的呻吟声爆发而出:「呀…呀…停手啊…不要继续下去…我可是…男人啊…快停手。」终於听到桐人崩溃的呻吟声,高兴得大笑起来:「男人是不会发出这样的娇喘声的,而且我从未见过那么敏感的躯体再加上你的容颜,你啊,太适合作为一个女人了。」

  「不…呀…你说谎…」看着桐人快要高潮的样子,和猛感到自己的肉棒也快到极限了:「来日方长,你有的是时间起领悟女人的快乐。为了庆祝我们那么愉快的初次相遇,就用内射来让你高潮作为精彩的结尾吧!」「内射?不、不要,快拔出来,会怀孕的」和猛带着笑声的话语对桐人来说就像地狱来的声音一样,她死命地挣扎着,但强烈的快感折磨下她的力道仿如搔痒一样「哈哈!看来已经被恐惧和快感彻底剥夺了思考能力,连游戏里无法怀孕都想不起了,那就乖乖地接下我的精子吧。」

  看着桐人被快感折磨的面容,和猛连续快速地抽插着桐人,然后猛地一顶,把肉棒顶端紧贴着子宫口把积蓄已久的生命一口气发射出来。桐人感觉到自己的花心突然承受着今日中最强的一插,然后一股喷泉直沖向子官深处:「精…精液跑进来了…受不了…要高潮了…我在现实世界明明是男人…现在却作为被男人内射至高潮了…呀呀呀呀呀!」

  一声长吟,桐人的身子猛地一弓,小穴紧紧挤压着和猛的肉棒,仿佛要把肉棒里未射尽的精液迫出来,一股阴精从花心喷出,浇满在肉棒上。和猛把肉棒退出来,精液和爱液从小穴缓缓流出,在地面形成一个白色的小水池,被侵犯至高潮而失去意识的桐人身子因仍旧不断地痉挛着,口中呓语着意义不明的娇喘声。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